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水果奶奶六肖中特 > 库克斯维尔 >

听故事)谁最先发现了北极?

归档日期:04-25       文本归类:库克斯维尔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年初秋的一周之内,接连有两位美国探险家声称自己率先“发现”了北极。一时间,谁是真正的英雄,谁是说谎的骗子成为当时世界舆论关注的话题。人们对这场争执的兴趣甚至超过了北极本身。然而,在这场争执中名誉扫地的探险家库克医生真的是骗子吗?获得胜利的一方究竟做过哪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本期《档案揭密》李涵为您讲述:谁最先发现了北极?

  1909年9月7日,《纽约时报》的读者读到一条惊人消息:“经过23年,8次尝试之后,美国探险家罗伯特·佩里于1909年4月到达了北极。”在当时,北极是地球上尚未被征服的地方之一,在此前的300年中,许多探险者为抵达北极做了无数次尝试却没有取得成功,甚至有人为此失去了生命。而现在,佩里却完成了这一壮举。《纽约时报》的故事本该引起巨大轰动,但可惜它并非是当时唯一关于征服北极的报道。

  因为就在《纽约时报》宣布佩里抵达北极1周前,《纽约信使报》已经在该报头版报道说:“弗雷德里克•库克医生发现北极。”库克也是一名美国探险家,他宣称于1908年4月抵达北极,比佩里早了一年。

  很显然,北极只可能被“发现”一次。剩下的问题是,北极的发现者到底是谁?在后来的历史书籍和课本上,佩里一直被认为是北极的发现者,但其实佩里提供的证据并不比库克充分。这就引出了一个比“到底是谁发现北极”更令人好奇的悬疑——为什么长期以来,是佩里而非库克被公认为是北极的发现者?

  佩里和库克曾是朋友和同事。1890年,库克从纽约医药学院毕业。第二年,他在报纸上读到,土木工程师佩里在美国海军的赞助下将去格陵兰岛探险,正在招募志愿者,包括一名医生。库克报名参加了佩里的探险队。在这次远征格陵兰的途中,佩里因事故摔断了腿,库克为他接好了两根断骨。然而,两人的友谊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这两个人在本质上根本不是一路人。

  出生于1856年的佩里属于最后一批帝国主义探险家,不惜代价追逐名利,他曾在给母亲的信中说,“我的上次探险让世界知道了佩里这个名字;下一次旅行将让我在这个世界上获得一席之地……我将有机会在首都结识最有权势的朋友,通过他们我将能塑造自己的未来……记住,母亲,我必须出名。”佩里视探险地区的土著人为粪土, 1897年,他居然下令挖开几名死于流感的土著人的坟墓,把挖出来的尸体卖给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

  出生于1865年的库克则属于新一代探险者,他对探险途中遇到的土著人有着浓厚的兴趣。在北极和南极探险途中,他学习当地人的语言,食用当地食物。

  格陵兰岛探险后,佩里和库克之间的分歧日益明显。1893年,两人分道扬镳,再不联系。直到1901年,佩里在北极地区失踪,他的家人寻求库克的帮助。库克乘坐营救船找到了佩里,发现后者重病缠身,因为缺乏维生素C而得了坏血病。

  1907年至1908年,病愈后的佩里又计划尝试远征北极,他认为“发现”北极的荣誉将非自己莫属。当时,抵达北极比南极要困难得多。南极位于大陆之上,而北极在漂浮的海冰上。在北纬90度,所有方向均指向南方,而且由于海冰在不断移动,根本无法做地标。

  1907年7月,库克乘坐从美国马萨诸塞州出发开往格陵兰岛的帆船。在距离北极点1100多公里的爱斯基摩人定居点——安诺阿托克建立了大本营,并在那里度过冬天。1908年2月,库克带着9名爱斯基摩人,103只狗拉的11架雪橇,向北极出发。他决定采用挪威人奥托•斯维尔德鲁普描述过的路线。

  根据库克在《我到了北极》一书中的记述,他们沿着斯维尔德鲁普描绘的麝牛觅食带,穿过埃尔斯米尔岛、海伯格岛,抵达冰冻的北冰洋边缘的斯托沃斯角。这条路线的好处是,路线经过地区有麝牛等动物出没,探险者一路上可以猎取新鲜的肉食,而他们携带的干肉饼则可以节省下来。

  抵达斯托沃斯角后,库克的后勤小队按计划返回,库克身边只留下两名爱斯基摩猎人——埃图基苏克和阿维拉,三人继续向北前进。在此后的24天里,库克一行前进了580公里,平均每天24公里左右。库克是第一个描绘冻结的北极海的人———他记述说,在北纬88度,一个巨大的平顶的岛屿,比任何他所见过的海冰更高更厚。

  库克描绘说,接连几天,他和同伴在狂风中行走,每一次呼吸都极其痛苦。1908年4月21日中午,他拿出从法国定制的六分仪,确定他们抵达了“最接近北极的地点。”库克说,他和两名助手在北极点上待了两天,期间他又多次拿出六分仪,验证方位。离开前,他将一张纸条放进一根铜管,埋藏在一条缝隙中,以作为自己曾抵达这里的证明。

  1909年4月,库克一行3人终于返回大本营。这时距离他们出发已经过去了14个月。

  在大本营,库克碰到了来这里打猎的美国运动员哈里•惠特尼。惠特尼告诉库克,1908年8月,佩里也从这里出发,开始了前往北极的远征。

  与库克相比,佩里的队伍更加庞大——由50人,246只雪橇犬组成。佩里的队伍在头1个月里只前进了580公里。在距离北极约215公里的地方,佩里让多数随从返回,只留下4名爱斯基摩人和一名黑人探险家马修•汉森。几天后,1909年4月6日——在一天的艰苦跋涉结束后,汉森 “感觉”他们已经抵达北极。

  “我们已经到了北极了,是吧?”汉森问佩里。“我不能发誓说这里就是北极。”佩里回答。然后,佩里拿出一面他妻子缝制的美国国旗,插在爱斯基摩人搭的圆顶冰屋上。所有人都累坏了,纷纷倒头补觉。第二天,据汉森说,佩里用他的六分仪对周围进行了测量,但没有把结果告诉汉森;然后佩里取下美国国旗,连同一张字条一起放进一个空罐头,埋到冰下。然后他们启程返回。

  佩里南行返回时,库克正在安诺阿托克的大本营修养。库克把自己抵达北极的过程告诉了已经成为好友的惠特尼,库克还要求后者在自己宣布“发现北极”之前保持沉默。

  当时,并没有通往北极地区的固定航班。库克决定乘坐雪橇南行1100多公里,抵达丹麦港口乌佩纳维克,然后在那里乘船去哥本哈根,经那里回纽约。惠特尼则提出另一个方案,他邀请库克跟他一起等到夏季,乘坐包租的轮船回美国,这个建议被婉言谢绝,因为库克认为自己的路线会更快。

  与惠特尼分手时,库克把他的旅行纪录、六分仪、罗盘、气压计、温度计等全部打包,装了3个箱子,留给惠特尼,委托他带回纽约。库克无法预料后来发生的事。这个举动最终让他懊悔终生……

  1909年4月中旬,库克离开安诺阿托克,登上了去哥本哈根的客轮汉斯艾基号。在航行途中,库克向乘客们讲述他的北极探险。船长意识到库克此次探险之旅的重要性,建议他尽快把消息发布出去。于是,1909年9月1日,汉斯艾基号在设得兰群岛的勒维克港停靠。通过港口电报局,库克给《纽约信使报》发了一封电报,称自己:“已于1908年4月21日抵达北极。”第二天,《信使报》在头版刊登文章:《弗雷德里克••库克医生发现北极》。

  消息传出后,库克在哥本哈根得到丹麦国王弗雷德里克的接见。为感谢丹麦人的热情好客。库克承诺,他将把此次北极探险的纪录交给哥本哈根大学的地理专家检验。

  当库克乘坐的汉斯艾基号开往哥本哈根时,他的那位好友哈里•惠特尼等待的返回美国的包租船却迟迟未到。直到1909年8月中旬,惠特尼才终于等到一艘开往美国的船——罗斯福号。这艘“罗斯福号”恰好是佩里的赞助商为佩里准备的。此时佩里正在船上。莫测的命运似乎故意安排库克和佩里发生冲突,而让惠特尼作为将两人命运串联起来的中间人。

  当时,佩里还没有把自己到达北极的消息告诉任何人。然而在安诺阿托克,佩里的人听当地人说库克和两名爱斯基摩人已经于1年前抵达北极点。佩里这下可有点慌了,他立刻询问惠特尼。出于对库克的忠诚,惠特尼仅仅告诉佩里,他只知道库克从遥远的北方回来。佩里于是下令找到库克的两名爱斯基摩人助手埃图基苏克和阿维拉,他要当面询问这两个人。当时,爱斯基摩人对经度纬度毫无概念,也不会使用地图;他们依靠行走的时间来判断行程距离。惠特尼后来告诉记者,两名爱斯基摩人告诉他,佩里的问题把他们弄糊涂了,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让他们在纸上做标记。

  惠特尼接受了佩里的邀请,乘罗斯福号离开格陵兰。惠特尼后来告诉《纽约信使报》,一群当地人把他的行李搬上船时,佩里在旁边虎视眈眈。他问惠特尼:“你的行李中有属于库克医生的东西吗?”惠特尼回答,里面有库克的仪器和他的旅行纪录。“我不想让这些东西上我的船。”佩里冷冷的说。惠特尼认为自己别无选择,只能悄悄把库克的东西藏在了海边几块大石头的后面。于是,罗斯福号载着惠特尼驶向美国。

  1909年8月26日,“罗斯福号”抵达格陵兰岛西北部的约克角,一艘美国捕鲸船的船长给佩里带来一张字条。上面说,库克已经启程去哥本哈根,准备宣布他已于1908年4月21日发现北极。佩里勃然大怒,宣称要向世界揭露库克的谎言。他下令“罗斯福号”全速前进,开向距离最近的电报站———2400公里外的拉布拉多港。抵达拉布拉多港后,佩里给《纽约时报》发了一封电报。他的电报说:“星条旗被插上北极。”两天后,在巴托港,佩里又给《纽约时报》发了一篇200字的短文,补充说:“别为库克的故事担心。我已经抓住他的把柄。”第二天,《纽约时报》刊发了佩里的短文。

  1909年9月21日,佩里离开罗斯福号,乘火车抵达美国的缅因州。在途中。他与佩里北极俱乐部的两名成员会合了。这个俱乐部是由赞助佩里北极探险的一群商人组成的。作为对资助者的报答,佩里将在北极探险途中发现的新地标都以俱乐部成员的名字命名。由于佩里的成功与这群商人的商业利益有关,因此,那两个佩里北极俱乐部的会员布里奇曼和哈巴德,就与佩里一起开始策划如何破坏库克的声明,一场针对库克的阴谋开始了……

  抵达缅因州巴尔港后,哈巴德代表佩里对媒体发表声明说:“让库克医生把记录和数据交给主管当局,让当局凭这些记录和档案做出判断。”

  9月21日,佩里抵达诺瓦斯科舍。就在同一天,库克抵达纽约,受到成千上万人的欢迎。第二天,库克在酒店接受了大约40名记者的采访。当被问到是否介意展示他的极地日记时,库克大方地拿出一本176页厚的笔记本,每一页都写得密密麻麻。当被问到如何证明自己到达了北极点?库克回答说,他的设备和记录正在返回纽约路上,并已安排让专家检查。

  4天后,库克接到哈里•惠特尼的电报:“佩里不允许把你的东西带上船。当意识到惠特尼电报的意思后,库克感到无法承受的心痛。然而,他还是继续接受采访,谈他的探险经历,讲述在返程中遭遇的困难。与库克相反,佩里曾告诉美联社的记者,他会等库克“发表详细的北极探险细节之后”,再公开自己的细节。而后发表意味着他可以参考库克描绘的北极景观细节。

  在短期内,库克详尽的描述帮助他获得了一些优势。然而,到了1909年10月,舆论风向被佩里逆转了。

  当时,佩里公布了他对库克的那两名爱斯基摩人助手的询问记录。两人说他们只在北极冰盖上走了几天。他们在佩里提供的地图上留下的标记也显示库克没有抵达北极。

  1909年10月,长期资助佩里的美国国家地理协会指派了由3人组成的委员会检查佩里的数据。3人中有一人是佩里的老朋友;一人来自美国海岸和大地测量局,佩里的最后一次北极探险正是打着这个机构的旗号;而第三个人一开始就是顽固的库克怀疑派。

  1909年11月1日下午,3人和佩里见面,检查了他带回的部分记录;傍晚,他们在华盛顿火车站行李房昏暗的灯光下草草检验了佩里带回的工具。两天后,委员会宣布,佩里确实抵达了北极。

  此时,库克因为喉炎和“精神抑郁”取消了巡回演说。1909年11月末,他完成了此前承诺提供给哥本哈根大学的报告。但是在1910年2月,哥本哈根大学的专家宣布,由于缺乏原始记录,“无法证明”库克抵达了北极。在许多美国报纸和读者看来,“无法证明”就等于“没有”。

  此时,佩里的支持者已经开始庆功。公众也逐渐倒戈。库克却选择自我流放,去欧洲呆了一年。此间,他把自己的北极探险的经历写成《我到了北极》一书。之后,他再没有返回北极地区。惠特尼1910年曾回安诺阿托克寻找库克的行李,但是没有找到。至今它们依然不知所踪。

  1911年1月,佩里向美国众议院海军事务委员会提交证据,希望政府能承认他是“北极发现者”。他呈上了自己的探险日记。让委员会成员感到惊讶的是。这本日记保持得如此干净。议员赫格森说,“考虑到北极旅行的常备食品干肉饼的性质,在吃了如此油腻腻的食物后不洗手的情况下记日记,两个月后,日记本上竟然连个手指印都没有,这着实令人怀疑。”

  最后,委员会以4比3的接近票数勉强通过了表彰佩里的提案。提案得到参议院批准。3月,美国总统塔夫特签署文件,承认佩里“抵达北极”,但刻意没有使用“发现”一词。但佩里得到了很大实惠,他以土木工程师身份从海军退役,军衔至海军少将,退休金每年6000美元。

  在遭到质疑后,佩里再没有公开展示他的日记。事实上,后来他很少公开谈论北极,直到1920年2月20日去世,终年63岁

  1911年,库克返回美国后,1914年至1915年,部分议员试图重新审查谁发现了北极的问题。但是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来临,这件事情不了了之。1940年8月5日,75岁的库克死于中风并发症。

  佩里和库克埋在北极的字条一直未被找到。直到1968年,人类才第一次没有争议地抵达北极,是由一个叫拉尔夫•普雷斯蒂德的人乘坐摩托雪橇完成的。但此前已有其他探险家通过空中和海上抵达北极,他们证实了库克对北极海的最初描述,包括极海、浮冰岛、向西漂流的极冰。所以仍然存在一个不解之谜:如果库克1908年并未抵达北极,他的描述为什么如此准确?

本文链接:http://hamoshia.com/kukesiweier/31.html